浮舟

歇山放鹤:

每次写BE都会被求HE


每次没想写H都会被求写H


每次本意非常正常的剧情也会被脑洞误解成XXPLAY


一直跟着读者走的作者反而会慢慢失去自己的吸引力


很多东西是先有supply再有demand的 文也是一样


一个突破极限的灵感与想象的狩猎过程


如果不能想到play之外令人沉迷喜爱的内容,仅仅靠读者的脑洞具象化,作者也就失去了自己的identity


即便是写同人也是完全可以写出自己的风格的,但基于同人文的特殊性,作者和读者的互动会非常亲密频繁,讨论更加双边,也就使得作者更容易受到读者影响摈弃自己原先的想法,即便那想法是更为高级的,或许也抵不过“受欢迎”这样温暖的诱惑。


如果只是要popularity, 那大可如此,但若是要找到自己的identity, 最重要的就是拒绝妥协。


一个从玛丽苏一路走来的人的感悟。